果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果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不是没用的钥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8:25 阅读: 来源:果树厂家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把有用的钥匙,就看你怎么去打开自己的心锁;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一定能飞起来!

都说18岁女孩是一朵花,可是我18岁的时候根本没觉得自己像花,倒像是地里一根多余的狗尾巴草。我初中还没毕业就辍了学,每天和父母一起在地里干活,晒得像黑炭似的。后来,父母见进城打工能挣钱,就让同村的苗苗姐带我进了城。

苗苗姐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饭店正好在招人,苗苗姐就把我介绍了去,说我很会做事。可是老板嫌我长得丑,说:“光会做事有什么用,看她那脸黑的,还不把客人都吓跑了?”苗苗姐央求老板让我到饭店后面的池子里去帮大厨洗菜,谁知老板撇嘴说:“我招个长相这么差的给大厨当帮手,他会要?”

听着这话,我的心就像被针刺了一样:难道我真丑得连洗碗都不配?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附近一条小巷里有个职业介绍所,那里每天都蹲着很多人,都是来找零工做的。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也去了那儿。

工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星期以后,我终于等来了一个活儿,是为一套刚装修好了的新房子打扫卫生。东家是个中年女人,姓毛,我叫她毛阿姨。

毛阿姨给我交待一番之后,就把房门钥匙交给我,说:“你收好了,出去倒垃圾时别忘了把门关上。我现在要去办点事儿,中午回来给你工钱。”说完,她就急匆匆地走了。

由于房子刚装修好,有很多垃圾需要清理,到处都很脏,每个地方都要扫两三遍。幸好我手脚快,到中午毛阿姨回来时,我已经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毛阿姨看了很满意,给了我50元钱,比原先说好的足足多了20元。我简直开心坏了,一上午三个小时,我就挣了50元,这可比种地强多了!

我决定不回去了,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在城里做下去!

因为太激动,走的时候我忘了把钥匙还给毛阿姨,几天后才发现,于是我赶紧去还钥匙。

毛阿姨不在新房子,不过小区门卫有毛阿姨的手机号,他拨通了毛阿姨的电话,让我说话。

毛阿姨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你的钥匙还在我这里呢,我是特意来还钥匙的。”毛阿姨在电话那头笑了,说:“那钥匙我不要了,你扔了吧!不过你这么认真,我还是要感谢你呵!”

毛阿姨对我这么客气,我觉得心里暖乎乎的,想起自己进城以来遭遇到的太多的白眼,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毛阿姨这样对我,我就不由自主地把这把钥匙留了下来,想给自己做个纪念。

这一整天,我心里都是乐呵呵的!

晚上苗苗姐下班回来,我故意伸出一个拳头在她眼前不停地晃,她奇怪地瞪着我问:“你想干什么啊?”我把拳头松开,手心里捏着的就是毛阿姨的那把钥匙呢!我兴奋地对苗苗姐说:“苗苗姐,我碰上好人啦,那个东家对我可相信啦……”

我还没来得及说下去,正好附近租房的几个男孩来串门,他们听到我说的话,立刻大喊:“拿来,拿来!我们去捞它一把,有油水大家分!”

我一听:什么,捞一把?还要分油水?怎么能干那样的事呢?我很生气,把脸一沉,说:“走,你们赶快走!”我不客气地立刻把他们赶了出去,我自己不做,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做对不起毛阿姨的事。

但让我又气又急的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发现我的这把钥匙不见了,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可以肯定是被那几个男孩拿去了,我得赶紧去告诉毛阿姨,让她防着点。

我顾不上吃早饭,就去找毛阿姨,把钥匙失踪的事告诉她。谁知她一听竟爽朗地笑起来,说:“谢谢你,小姑娘!不过没关系的,我这个门用的是AB锁,这种锁有ABC三套钥匙,开始用A套钥匙,装修完了之后,我用C钥匙在锁里转一圈,锁心内部的结构就变了,A钥匙就打不开这扇门了,只有B钥匙才管用。我给你的那把是A钥匙,所以现在已经没用了。”

我听着有些犯晕,毛阿姨解释了两遍,我才懂。我心想:现在的人真聪明啊,居然能做出这么高级的锁来!于是我放心地离开了。

晚上,那几个男孩又来串门了,我故意大着嗓门对苗苗姐说:“苗苗姐,你知道现在的人有多聪明吗?一把锁能做出三种不同的钥匙来呢,听说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小偷的……”哼,我说这些话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就是偷去了钥匙也没用,别想害人。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我正蹲在小巷的职业介绍所门口等接活儿,看见毛阿姨来了,我高兴地迎上去。

毛阿姨一把拉住我,着急地问:“你跟我说起过的那几个男孩,能不能找到他们?我家里被盗了,门锁没有坏,是用钥匙开的,我怀疑会不会和那几个男孩有关?”

我愣住了:“毛阿姨,你不是说那把钥匙没用了?”

“是呀,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反正要先找到那几个人。我丢的东西虽然不值钱,但对我很重要。”

听毛阿姨这么说,我很着急,就和她一起到公安局报案,警察立刻把那几个男孩带去了,一查问,果然是他们干的坏事。

警察也奇怪他们是怎么用A钥匙打开B锁的,追查下来,原来这家厂生产的AB锁用的模型是差不多的,只是把孔和齿的位置稍稍作了一点变动,那几个男孩很精,专门找了一个不法锁匠,钻了这个空子。

不过自打这件事后,毛阿姨对我特别相信,后来还把我招进了她的工厂,我直到这时才知道,原来毛阿姨还开着一个规模不小的厂子呢!

毛阿姨问我愿意在她厂里干什么,我看着那些转得飞快的机器很害怕,就选择了食堂。我原先干惯了力气活,食堂这工作对我来说实在不算什么,而且天天在屋子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黑炭似的脸竟一天天白了起来。几个月后的一天,毛阿姨来食堂,竟一下子没认出我来。

快到过年的时候,毛阿姨突然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说:“厂里的工人对食堂伙食意见很大,我想把食堂承包给你,你敢接吗?”

我一愣,觉得非常意外:“我一个乡下人……”

可是毛阿姨却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相信你!”毛阿姨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到我面前,我接过一看,这不就是那把A钥匙吗?

毛阿姨说:“还记得吗?都以为这种A钥匙打不开B锁,可一动脑筋就打开了。其实,你就和这把钥匙一样,你不是没用的,这几个月我一直在观察你,你还和以前一样善良诚实,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自卑了。你是个聪明的有头脑的姑娘,我相信,只要给你机会,你一定能做好!”

我被毛阿姨说得心里热乎乎的!我想:既然毛阿姨这么相信我,给我机会,我为什么不也像当初找工作一样试试呢?我紧握着手心里的这把钥匙,鼓起勇气和毛阿姨签下了承包食堂的合同。

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细说了,反正我是苦出身,知道出来打工有多么不容易,我把厂子里的工人都看作是自己的亲人,尽着良心干,没多久,大家就再也不对食堂伙食说三道四了。

几年后,我在城里买了房子,把父母都接来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把我当狗尾巴草了,或许他们从来就没有把我当过狗尾巴草,只是我自己的心态而已,呵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