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果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充满自然气息的家居设计图《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22 00:40:50 阅读: 来源:果树厂家

图:云中的日子:这款在米兰家具设计展上亮相的云椅是荷兰设计师Richard Hutten的作品,云椅或许不仅仅是一件家具,把它看作是一件雕塑也不为过,云椅用铝铸造而成,经过镀镍之后,让“云朵”从此有了金属的光泽。

自然,静则安抚心灵,动则激发创造,在如今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必然讨巧。于是在有世界家具流行风向标之称的2009米兰家具设计展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具纷纷呈现自然姿态。Valentina Gonzalez从仙人掌身上找到灵感,设计出“带刺”的情侣“仙人掌”座椅,Bouroullec兄弟花了四年做出蔬菜椅,在米兰的现场展陈特别做成有机形态,簇簇红椅有必成经典的气势。这堆枝桠纵横的户外椅让我恍惚了一下,想起Bohuslav Horak在1988年设计的 Autumn Leaf沙发。瘦骨嶙峋的叶脉撑起靠背,座儿简直就是烂泥一摊,这个捷克人做的沙发让人看了很难不产生联想,因为彼时的东欧正风雨飘摇。

图:它是卷心菜吗?日本设计师佐藤大为三宅一生的时装展示设计的卷心菜椅子(cabbage chair),这颗“卷心菜”当然不是自然长出来的,而是巧妙地废物利用,用废弃的褶纸做成的,而且卷心菜椅子的一个创意在于,让每个人都参与到设计中来,因为它需要使用者自外向内将“叶子”层层剥下,才能呈现完整的椅子设计。

当年的Bohuslav Horak年轻气盛,又恰逢大时代,其设计便充满艺术张力。今年,危机下的巴黎时装周弥漫着反讽气氛,所以在米兰设计展开始前,我曾预想设计师可能会拿自然元素恶搞,因为自然界千奇百怪的形状实在太多。但实际情况是展出的家具普遍比较简洁优美,个中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技术进步,材料的延展性和强度大大提高,设计师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另一方面,在环保浪潮和经济危机背景下,干净而温暖的设计显然更能顺应人心。

其实,在家具设计中表现自然主题,古已有之。但在艺术上臻于极致,又在社会上形成风气的,首推19世纪80年代的新艺术运动。虽然只是直接采用自然形态,但那些直线和曲线、花草藤蔓和鸟兽虫鱼,还是开辟了一段灿烂历史。以蒂芙尼的紫藤灯为首,我们今日熟知的以“艺术”、“手工”为绝招的西方经典,多发达自那个时代。这种潮流的出现,根源在于人们对已经到来的大工业时代的排斥和恐惧。在此之前,莫里斯早已领导过一场“艺术和手工艺运动”,试图以精雕细琢、独一无二的手工工艺来抵制大规模批量生产。今天我们对自然的依恋也是源自类似情结,当爆炸的物质和信息几乎将人吞噬,竞争的压力和恶化的环境也令人窒息,我们所熟悉的自然就更显包容。

不难发现,满足人们内心深处对于自然的原始渴望成为设计师进行探索和尝试的动力之一,只是一个什么样的设计才能被纳入到“自然风”的范畴中去呢?实际上,在在设计师和使用者的双重作用下,“自然风”的定义逐渐模糊。不管是灵感来自自然的,形态接近自然物的,材质直接取自自然的,还是以低矮姿态让出开阔空间的,适用于户外生活的,乃至有自然色彩和花草藤蔓纹样的,都可以算做自然风的家具。

图:小心!有刺:这是墨西哥设计师Valentina Gonzalez Wohlers在米兰家具设计展上展示的作品。这款仙人掌椅子不仅外形逼真,连仙人掌的刺也模仿得惟妙惟肖,想要安心地坐一次还真是需要一点勇气。

当然,作为日日与人相伴的家具,除了风格与潮流,家具设计始终要考虑的一点就是,使用者的感受。美国认知心理学家唐纳德·诺曼在研究使用者心理后说,好看的产品会显得更好用。换言之,令人感觉愉快亲近的家具,会更受欢迎。如果说以前Wegner的孔雀椅 和Lunuganga的树枝置物架仍在致力于形式与功能的两全其美,那么在2009年4月的米兰设计展上,家具的自然尺度显然宽泛了许多。意大利设计狂人Gaetano Pesce设计的一系列山水坐具似乎只是要试试仿真的自然究竟可以有多真 ,荷兰设计师Bo Reudler的Slow White系列家具,直接用收集来的弯曲树枝做支脚,摆明了形式至上。

如果非要找出今日自然风的一个趋势,或许是机智的暗喻和抽象的形态,凭借它,设计师巧妙地维系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以轻松的方式带领人们回归本真、贴近自然。须知正是这种回归的渴望,支撑着自然风推陈出新再度流行。在这股自然风的设计风潮中,除了社会和使用者的需求,材料和技术的进步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长期以来,人们想到自然风的家具,总会将它与手工艺联系起来。因为以前要表现自然,主要途径是再现动植物形态,而自然中不存在直线,模仿全凭手工“凹造型”。手工操作费时费力,只有发展技术和材料,进入工业生产线,才能令更多人在家中感受大自然

十九世纪上半叶,大机器时代即将到来,德国的Thonet开始研究曲木技术,家具部件用蒸汽压力弯曲成型,再以螺钉替代用卯榫进行连接,为工业化生产自然形态的家具奠定了基础。今天的科技早已超越了用机器弯弯木头这样的水平,家具的科技创新涵盖了从材料到工艺的方方面面。材料创新的主要任务是发掘传统工业材料的新用途,以及合成新的人造材料。这方面我们可以把眼光投向室外家具,因为它要经受日晒雨淋,对材料的要求更高。有50年历史的意大利家具制造商Roberti Rattan以铝和一种被称为Sunweave的新型合成材料制作出新一代藤条家具,不仅美观大方,更耐用持久,是理想的室外家具 。材料之外,工艺的发展也日新月异,今天看来难以改变的,明天出个新技术就能颠覆你对家具的所有概念。你以为座山雕的石椅蛮横粗笨只能出现在山洞,但今天的切割工艺已经能打造出轻薄石材,只要你愿意,石椅也可搬回家中。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更推崇意味的追寻和概念的创新,因为它更能表达人类对美的本质理解,比科技,比任何材料和工艺都更能挑战想象力。去年的Venus - natural crystal chair就这样冲破了人们的固有认知,通过模仿水晶在自然中的生成过程,吉冈德仁,这位来自日本的设计师试图与自然共同制作一把椅子。能否推广暂且不论,人的创意加上自然的力量,这个合作本身就足以令人激动。

从新艺术运动至今,在涉及自然的时候,日本设计都是值得探究的话题。这个岛国气候宜人风光旖旎,国民对自然美的痴迷,可参见其每年追逐樱花线的全民运动。他们既关心花开的姿态,也努力实现新材料的第一千零一种可能,由资源小国一路走向设计大国,影响不凡。

中国人到底产自农耕文明,与自然的关系比很多外国人更近。所以普通人家但凡有了条件,都爱养花种草亲近自然。我们也十分聪明,对自然风的理解快速有效,清淡服帖的木、竹、藤等材质最能营造氛围,家具表面可以贴上花草藤蔓纹样,支脚不妨模仿动物足蹄。刷漆的时候想想大地海洋、春华秋实,单用色彩就能生机盎然。合成材料也好用,模仿自然纹理几可乱真,在营造自然氛围的同时并不消耗自然材料,可谓真心爱自然。

图:椅子变形记:这是瑞士设计师Stefan Lie的两款设计,Ribs Bench和Pila Seat,看起来是不是很像鱼骨头和毛毛虫呢?这两款椅子最大的特点就是结构灵活,可以根据使用者的需求变换出多种造型。

但也正因了这种根源上的“近”和我们的聪明,我们对自然看得并不清。自然是太熟悉的对象,自然风的家具也并不罕见。如果总是回头看,我们会很容易认同history repeats itself,所谓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种想法先诱发惰性,后导致抄袭。而事实上,科技从未停止前进的步伐,人类的想象也总在拓展。在全球化的今天,简单的制造和模仿已成明日黄花,设计的价值应该会由此凸显。借科技之力恣意创想,以艺术审美再造一个有趣的自然家,才是令人向往的新境界。家具的风格总是在变,如果疲于拼凑也不甘追逐,就跳出来看看别人的设计,琢磨自己的风情。这样的胸怀,或许更接近自然

江门药品

桃红清血丸的功效及作用

安乃近注射液的功效及作用

乳酸钠注射液的功效及作用

相关阅读